首页 综合新闻 军事

新春走基层·记者在战位丨一片兵心在墨脱

2019-02-10 17:49 新华社解放军分社 陈怀祥 严贵旺

新华社拉萨2月10日电题:一片兵心在墨脱

陈怀祥、严贵旺

在詹雨眼里,眼前湍急翻滚的雅鲁藏布江不仅仅是一条江。春节前夕,西藏军区“墨脱戍边模范营”下士詹雨随队执行巡逻任务,途中休息时他走到江边,面向江水深深鞠躬,并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今年23岁的詹雨告诉记者,雅鲁藏布江于他而言就是父亲的存在,更是父亲的教诲。在记者的询问下,他讲出了一个有关父亲建设墨脱牺牲、儿子当兵守卫墨脱的故事。

詹雨的父亲原是建筑工人,2011年初夏,父亲申请成为一名援藏工人,来到墨脱参加边陲建设。进藏的第二年,父亲在一次施工中突遇安全事故,从此长眠边关。那时,正紧张备战中考的詹雨强忍着内心的悲痛,从老家四川千里迢迢赶到墨脱接父亲“回家”。途径雅鲁藏布江畔,少年詹雨遵照父亲的遗愿,撒了一把父亲的骨灰在滔滔江水中。

也正是从那时起,詹雨开始了解西藏、了解墨脱,也是从那时起,他认识了墨脱的边防军人。2015年高中毕业后,詹雨毫不犹豫选择参军报国,奔赴西藏高原服役。新兵下连时,詹雨连写数份申请,坚决要求到墨脱去。他坚信,父亲一定会在墨脱看着自己成长。

“墨脱戍边模范营”担负着艰巨的巡逻任务,最长的一条巡逻路穿越在海拔600米到5000米的原始森林、悬崖峭壁和雪山峡谷间,巡逻一次需要15天。巡逻官兵不仅要时刻防范蚂蟥、毒蛇、毒蜂的袭击,还要提防随时可能发生的泥石流、山洪、雪崩等自然灾害。

路上,詹雨的连长郝亮向记者透露,来到墨脱连队后,詹雨始终感觉父亲就在身边激励着他,他也把对父亲的思念转化为戍守墨脱的不竭动力,训练比谁都刻苦,急难险重任务抢着干,边防巡逻争着上。每次途径雅鲁藏布江,他都会驻足缅怀父亲。

正是因为有父亲的“陪伴”,詹雨在经历“鬼门关”时也不曾畏惧。那是他在去年的最后一次长途巡逻。那晚,狂风肆虐、暴雨如注。帐篷里,巡逻队队长陈所峰眉头紧锁,死死盯着躺在睡袋里的詹雨。

昏迷不醒的詹雨面容苍白,嘴角不时流出粉红色泡沫状的唾液,身体无规律地打着摆子。随队军医周靖凯试图为他输液,但因身体冰冷、血管收缩,根本无从下针。

几个小时前,当巡逻队翻越海拔4600多米的雪山时,詹雨突发高原急性肺水肿,他忍痛坚持到8公里外的宿营地后就倒下了,一直昏迷不醒。

“快准备担架,搜集手电筒,老周带几名战士连夜护送詹雨去县医院!”陈所峰的声音略显颤抖。要知道,在这条巡逻路上,曾有29名官兵献出了生命。一路疾风骤雨,一路密林绝壁,40多个小时后,大家把詹雨送到医院。经过紧急抢救,他最终睁开双眼。

郝亮回忆道:“詹雨这小子确实行,从‘鬼门关’走一遭回来都毫不畏怯,醒来的时候还朝大伙露出笑容。”记者扭头转向正走在队伍后面的詹雨,他仍旧一脸轻松地打趣说:“我命硬,老天不收我!”

詹雨又摸了摸肩上的士官衔说:“经历过生死,我更能体会到父亲的不易,体会到墨脱军人的不易。”

春节前的这次巡逻路程很近,傍晚巡逻队伍已顺利返回驻地营区。休息时,詹雨给家中的母亲拨通了电话,匆匆寒暄便挂断电话。

一首名为《兵心》的歌,久久在记者耳畔萦绕:“妈啊!妈妈!你别牵挂,祖国祖国放心吧!儿为人民放哨站岗,一片兵心在天涯。”

责任编辑:谭洲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