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新闻 国际新闻

美国研发基因武器?普京:有人采集俄生物资料

2017-11-02 17:01 人民网-环球时报 曲颂 郭媛丹 张倍鑫 柳玉鹏 陈欣

原标题:美国研发基因武器?普京:有人采集俄生物资料

一名俄罗斯DNA专家在实验室工作。(资料图)

美国正在研发针对俄罗斯人的基因武器?听起来有如电影般的情节,这两天被俄罗斯杜马议员、政府高官、生物学家和各路媒体严肃地讨论着。3天前,俄罗斯总统普京亲口证实,有人在有目的地采集俄罗斯人的生物资料。俄媒随即指出,美空军在一份生物样本采购招标中,将目标锁定俄罗斯人。有俄专家警告,美国的行动背后可能是一个庞大的计划。

普京是在10月30日的俄人权委员会会议上发出这番警告的。据俄塔社11月1日报道,当时,俄罗斯公民选举委员会主席博利索夫对普京说,一些人在利用闭路电视系统收集俄罗斯人的图像,不知用于何种目的。普京随即表示,“的确是这样。目前有人正在全俄罗斯采集生物资料,针对俄罗斯联邦不同地区、不同种族的民众”。他补充说,采集是专业地、有目的地进行的,“我们是他们巨大兴趣的目标”。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10月31日告诉媒体,普京是从情报部门得到上述信息的。英国《国际商业时报》称,对于采集俄罗斯人生物资料的背后之手是谁以及动机是什么,普京没有详细说明。但他强调:“不用对此害怕。让他们做他们想做的,我们也得做我们必须做的。”

在一些俄媒看来,普京怀疑的目标可能是美国。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称,2017年夏,美国空军宣布招标采购12个“正常人类核糖核酸(RNA)”样品和27个“正常新鲜冷冻人体滑膜”样品。上述信息来自美国防部网站上公布的一份采购申请。招标条件中指定捐助者应为俄罗斯人或是欧罗巴人种,所有样本都应在俄罗斯采集。俄罗斯《真理报》说,普京的警告在网上迅速传播,并引起爆炸式反应。

俄罗斯最大门户网站Rambler.ru1日的调查显示,很多俄罗斯民众认为美国采集俄罗斯人生物资料是为了制造生物武器,并对此感到非常恐慌。68%的受访者认为此举是一种威胁,17%的受访者认为虽然还不能确定美方目的就是为了制造武器,但仍感到带有威胁性。只有7%的受访者认为这纯粹是为了科研。俄库班国立大学基因学系主任沃尔琴科对俄罗斯《观点报》说,当前美国的行动背后可能是一个庞大的计划。

俄罗斯REN电视台1日报道称,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们说,美国在俄罗斯周边建立了大量收集俄罗斯生物资料的实验室。近10年来,美国在乌克兰设立了13个生物实验室,在格鲁吉亚有4个,哈萨克斯坦有2个,在吉尔吉斯斯坦和阿塞拜疆也有。经普京总统透露,大家才知道美国在俄罗斯也有这样的实验室。问题在于,他们收集俄罗斯人生物资料的目的是什么?

一些俄专家怀疑,美空军在俄采集遗传资料与开发一种针对俄罗斯人的基因武器计划有关。俄新社援引俄国家杜马议员、前总防疫师奥尼先科的话说,今天收集生物资料的情况非常突出,因为解码基因组可用于军事目的。“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0月31日就美国此举的目的询问了3名专家,其中2人认为这是用于基础项目研究。但俄军事专家、前联合国生物武器委员会成员伊戈尔·尼库林说,美国收集俄罗斯人的核糖核酸可能是用于研发细菌。“在军事部门,不可能有其他的理由。”他认为,美国在试图研发针对特定种族的各种生物武器。“他们需要欧罗巴人种的资料,这一人种占我们国家的绝大多数。”

俄联邦委员会国防与安全委员会副主席克林采维奇表示,自己不能确定这是否说明美国准备对俄罗斯发动生物战,但毫无疑问,他们在对俄罗斯人的生物资料进行研究。“为什么他们突然有这种需要?”克林采维奇说,总统的这一警告非常及时。西方的相关部门应当知道,俄罗斯已经在关注他们。1日,俄罗斯律师协会向俄联邦安全局发出声明,呼吁他们迅速制止这种非法采集俄罗斯人生物资料的活动。俄罗斯《新消息报》援引该声明说,这正对俄罗斯公民的安全、生命和健康构成威胁。

下一个划时代的超级武器

“基因武器”上一次被置于媒体的聚光灯下是在去年2月。当时,时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在情报界年度全球威胁评估报告中,将“基因编辑”列入“大规模杀伤性与扩散性武器”威胁清单中。英国路透社今年稍早时候在题为“下一个超级武器”的文章中说,2003年,人类基因组的排序工作完成,科学家们得以了解每段生物编码的意义。不断发展的技术以及基因工程却可能为新危险打开大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出现了化学战,第二次世界大战见证了原子弹的威力。下一个划时代的超级武器应该就是生物武器。

多名相关领域专家1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基因武器是指利用基因工程技术研制新型生物战剂并将其武器化,以用于军事或其他目的一类新概念武器。随着现代生物技术、特别是合成生物学的快速发展,通过基因重组将高致病性或能产生剧毒生物毒素的基因片段,拼接到其他存活能力和传染能力更强的细菌或病毒基因中,从而人工合成自然界原本不存在,但具有更强传染性和更高致病力的新的细菌和病毒,已成为世界生物安全领域面临的现实威胁。

不过,就像美国将“基因编辑”列入“大规模杀伤性与扩散性武器”威胁清单引起争议一样,对于美军采集俄罗斯人生物资料是否与基因武器有关,也存在不同看法。俄罗斯国家新闻网援引俄生物科学博士盖利法德的话说,所谓用于研发基因武器是某种可恶的谎言。这种武器只能用于对付非常小的民族,在过去几年来,他们没有与任何人混居。而俄罗斯并不是这样的民族。

美国乔治亚医学院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系教授李红林也更倾向于认为,这是用于一般性医学研究。他在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科学发展到现在,新的技术可以改变某些基因,但还很难针对某个人群或人种开发基因武器。人种之间有差异,基因上有不同,但人类不同种族间的共性极大,关于人种方面的基因武器非常难开发。

对于研究采购方是军方部门,俄生物科学博士赫尔凡德对《生意人报》说,这并不意味着成果就被用于军事目的,而更像是研究新药时采集不同种族遗传资料的典型情况。李红林1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军方会进行一些基础的医学研究,比如海军在马里兰有专门的医院、大学,美国国防部也会通过国会拨款向科学家征集研究项目。他认为,美军方进行基因武器方面的研究可能性存在,但肯定是高度机密,不会像这样公开招标,且只采购十几个样品。

有相关领域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一些公开资料显示,美国在生物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俄罗斯相关研究者认为,美已在这些领域取得进展。生物资料信息逐步成为新的国家安全课题,很多国家都设有专门的生物安全部门。俄罗斯基因医学中心的专家对《共青团真理报》说,研制生物武器在国际上已被禁止很多年,俄国家科研机构有时也会跟西方合作采集样本。俄新社援引俄遗传学专家伊利因斯基的话说,“我不认为今天或明天这个信息可以用来研发生物武器,但科学发展很快,很难说10年后会怎样”。

(曲颂 郭媛丹 张倍鑫 柳玉鹏 陈欣)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