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新闻 国际新闻

谁让美国传奇女飞行员“人间蒸发”

2017-07-13 22:30 青年参考 史春树

001

 

阿梅莉亚·埃尔哈特

 

002

美国传奇女飞行员阿梅莉亚·埃尔哈特失踪80周年之际,一张被遗忘多年的照片为坊间流传甚广的假说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埃尔哈特并非坠机身亡,而是死于日本军队之手,美国政府也参与了对事件真相的掩盖。

1937年7月2日零点刚过,美国女飞行员阿梅莉亚·埃尔哈特登上她的“伊莱克特拉”型飞机,从巴布亚新几内亚起飞,消失在漆黑、闷热而又潮湿的夜空中。

领航员弗瑞德·诺南与这位巾帼豪杰同行。时年39岁的埃尔哈特是全世界首位驾机横跨大西洋的女飞行员,还单独进行过从夏威夷到美国西海岸的长途飞行;在那个人人向往天空的年代,她被赋予了“航空冒险家”与“女权运动领袖”两重光环。

此次,埃尔哈特计划驾机朝东飞行4000余公里,前往太平洋中部的豪兰岛。她试图开创一项新纪录:沿赤道连续飞行4.6万公里,成为第一个完成环球飞行的女性。

然而,在浩瀚的南太平洋上空,埃尔哈特与外界断绝了联系,从此“人间蒸发”。

埃尔哈特究竟遭遇了什么?她失踪整整80年后,经由美国历史频道播出的纪录片《阿梅莉亚·埃尔哈特:消失的证据》,美国联邦调查局前执行助理局长肖恩·亨利宣称,一张长期被研究者忽视的旧照片,或将成为解开这一航空史上巨大谜团的钥匙。

“她并未坠机身亡”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称,凭借这张拍摄于南太平洋小岛上的照片,肖恩·亨利得出了与公众普遍认知大相径庭的结论:埃尔哈特并没有和她的飞机一同沉入大海。

在这一新证据曝光前,埃尔哈特在其飞行生涯中留下的最后记录,是一段她与舰船的通话录音:“油量不足,无法通过无线电和你们联系……目前高度约305米。”

“我们的发现绝对可以改变历史,”亨利在接受采访时开门见山地表示,“毫无疑问,她并未坠机身亡,而是成了日本军队的俘虏,最后在塞班岛的监狱中孤独地去世。”

事实上,关于埃尔哈特的失踪是日本一手导演的说法已流传多时。20世纪30年代,日本占据着太平洋上的许多岛屿,且准备对美国开战,很可能将埃尔哈特与她的同伴视作间谍。作为间接证据,亨利几年前曾带队前往南太平洋,发现了一些疑似飞机碎片的金属制品,并认为它们的成分和“伊莱克特拉”型飞机的部件相似。

这位在联邦调查局工作多年的侦查专家补充说,新发现的照片令针对日本的怀疑更加合理。尽管日方宣称根本不了解事件内情,但调查人员有理由相信,绝大部分物证已在二战期间灭失。在这样的背景下,这张2012年发现的照片,成为支持亨利团队主张的关键。

码头上的可疑背影

身为调查团队核心成员,美国财政部退休官员雷斯·金尼花了数千个小时梳理政府文件,终于在国家档案馆内“曾被标注为绝密等级”的故纸堆中收获了战果。

“它被归错档了,”在纪录片中,金尼如此解释照片多年来一直被忽视的原因。这张未注明时间的照片拍摄于马绍尔群岛一处码头,码头左侧一位男性的面容与埃尔哈特的同伴弗瑞德·诺南相似。将视线向照片中央移动,可以发现一名背对镜头的白人女性。考虑到当时岛上只有日本人和当地土著,这位女子会是埃尔哈特吗?

为此,摄影技术专家和法医学专家对照片进行了反复检查和评估。“我以99.7%的自信确定,照片是真的,没被篡改过,”分析师道格·卡纳在纪录片中强调。另一名专家肯特·吉布森认真观察了疑似埃尔哈特的背影,认为“很可能就是那位女飞行员”。

“没有什么指向其他可能性,”吉布森进一步解释说,疑似埃尔哈特的女性有着“和她本人一样的、突出而结实的肩膀”,发型和发际线也和失踪前的埃尔哈特极为相似。

负责现场调查的退役战斗机飞行员丹·汉普顿也公布了自己的推论:埃尔哈特在前往豪兰岛途中偏离航线约1300公里,提前耗尽了燃油。从地图上看,马绍尔群岛刚好处于飞机航程范围边缘,其布满岩石和珊瑚的环礁提供了比较理想的着陆场地。即便如此,飞机迫降时仍然轻微受损,这就是为什么调查人员会在岛上发现金属碎片。

更重要的是,如美国“people”网站所言,根据新纪录片的暗示,涉嫌掩盖事件真相的除了日本军方,还有美国政府。换言之,华盛顿从一开始就猜到埃尔哈特迫降后可能遭到日方拘捕,但出于政治层面的考量而选择了装聋作哑。

盖棺定论之时未到

埃尔哈特失踪后,美国发起了规模空前的海上和空中搜救行动,一无所获。不过,搜救队伍并未获准进入当时由日本控制的马绍尔群岛,从而在搜索记录中留下了盲点。

假如这位女飞行员果真被“藏”在了马绍尔群岛,那么她最后的归宿又在何处?研究人员仍旧寄希望于那张照片。按照道格·卡纳的说法,照片远景中的一艘货船是日本的“甲州丸”号,后者拖着一艘驳船,驳船上载有一个无法精确判断外形的可疑物体,长11.6米左右。查阅资料可知,埃尔哈特当时驾驶的“伊莱克特拉”型飞机全长11.8米。

由此,调查团队得出结论:两位美国人和他们的飞机可能被送往同样由日军占据的塞班岛,接受调查。埃尔哈特在那里度过了人生中最后一段时光,于1939年前后在监狱中病逝。

在纪录片中,肖恩·亨利采访了据说是唯一一名尚在人世的目击证人。年过九旬的后者表示,他见过埃尔哈特和诺南,两人在飞机降落后还活着。根据证言,调查团队在塞班岛上找到了据信是埃尔哈特被关押的地点,发现那里已废弃多年,几乎被藤蔓掩盖。

在美国主流媒体看来,新的纪录片就埃尔哈特失踪之谜给出了颇具价值的解释,但“现在还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博物馆航空馆馆长多萝西·柯克伦对《航空航天杂志》网站表示,她从未见过任何“确定性的证据”,足以证明两人在最后一次飞行中幸免于难;埃尔哈特被日本军队囚禁这种说法是“可笑的奇谈怪论”。

肖恩·亨利也承认,照片为揭示阿梅莉亚·埃尔哈特的命运打开了突破口,但另一方面,它引出了更多问题,譬如,美国政府究竟有没有向公众隐瞒真相?

“假如,只是假如,埃尔哈特在最后一次飞行中确实负有监视日本军队的秘密使命呢?”亨利说,“这样的话,政府自然不希望公众知道,它竟然让这样一位偶像级人物以身涉险。”

参考资料

有关埃尔哈特失踪的其他假说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站报道,1939年,美国政府宣布阿梅莉亚·埃尔哈特因空难身亡,但她的遗体从未被找到。此后数十年间,埃尔哈特的失踪让公众困惑不解,各种各样的猜测此起彼伏。除了将责任归咎于日本,还有另外三种理论广泛流传:

座机油尽而坠海

埃尔哈特环球飞行的起点是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外界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新几内亚的莱城,而她的下一站豪兰岛孤悬于太平洋中,这段旅程对飞机的导航能力要求很高。

1937年7月2日晨,埃尔哈特曾报告说,飞机距目的地仅有约350公里。但一个小时后的上午8点43分,无线电中传来了飞机燃油将尽的消息,这在正常情况下不应发生。

包括美国航空航天博物馆在内的很多机构据此分析,埃尔哈特的飞机很可能偏离了原定航线,结果,她和领航员诺南“无法辨别豪兰岛的方位,用尽燃料后坠入太平洋”。

在荒岛上度过余生

“国际历史飞机回收小组”是这种论调的支持者。这个非官方组织主张,在南太平洋一座荒岛上发现的人体遗骸非常值得注意。

由于不具备进行DNA检测的条件,法医专家和人类学家把这具遗骸的臂骨尺寸和埃尔哈特的资料照片进行了比对,认为两者“几乎完全相同”。

虽然这不足以证明无名岛上的落难者就是女飞行员本人,但许多研究者重视这一证据,称其“把天平往那个方向推了一步”。

幸运生还后改名换姓

这种极富戏剧色彩的观点主张,埃尔哈特其实是美国政府的特工。历史作家W.C.詹姆森在著作《阿梅丽娅·埃尔哈特:劫后余生》中声称,埃尔哈特的环球飞行只是幌子,她的真正使命是侦察日本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设施。

詹姆森提到,罗斯福政府对她的失踪知而不言,但埃尔哈特幸运地活到了战后。1945年获释并回国后,她改名换姓,以“莲·克莱格米尔·波拉姆”的身份度过了下半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