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新闻 国际新闻

美国总统有一支“空中舰队”

2017-05-11 10:43 青年参考

(E-4B空中指挥机(左)进行空中加油

(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上会见记者

(代号C-20的“湾流”公务机

“空军一号”是美国总统的空中行宫,但它并非后者唯一的专机。半个多世纪以来,为在非常时期维系政府运作,华盛顿秘密运营着一支精锐的“空中舰队”;一旦“空军一号”无法正常履行职责,这些平时低调的“替补”就会披挂上阵,帮助总统远离险境。

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展开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出访,高度复杂的安保与后勤服务,势必令这趟旅程成为美国纳税人钞票的“粉碎机”。按《纽约时报》之前的说法,特朗普每去一趟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就要烧掉至少300万美元,访问外国的花销比这多几十倍也不奇怪。

由于费用分摊在多个部门的多项预算和专门的秘密账户中,美国总统的差旅支出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个谜。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审计总署的一份报告曾暗示,政府每年在这方面要投入1亿多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总统专机的运营费用。

蓝白相间的“空军一号”是美国总统专机给外界留下的第一印象,事实上,它并非“总统专机”概念的全部。如美国“Politico”网站所言,美国政要的出行往往牵涉成百上千人,经常需要十几架飞机以备不时之需;如有特殊情况,其他飞机会顶替“空军一号”。

在本月上市的新书《美国政府的秘密自救计划》中,美国历史作家、记者加内特·格拉夫用一个章节梳理了美国总统专机的秘密。他写道,半个世纪以来,美国政府打造了一支小而精的专机编队,以确保总统在任何时间、地点都能行使职权。尽管政府从未承认这些飞机的存在,通过零散报道、解密档案和技术文档,外界仍可一窥这支“空中舰队”的真容。

“空军一号”的神秘跟班

根据格拉夫在其新著中的说法,美国空军把要人运输任务分为三类,代号分别是“凤凰旗”、“凤凰银”和“凤凰铜”。其中,“凤凰旗”直接服务于总统,“凤凰银”通常指定一架飞机供副总统乘坐;“凤凰铜”针对的是总统、副总统以外的政要及随从。

格拉夫在书中援引了任务手册《空军指令#11-289》的内容。手册中,关于VIP飞行任务的基本程序说明洋洋洒洒,从飞机上的座位如何配置,到总统专车怎样驶入飞机,到携带的武器有何限制,再到运输各种直升机所需的各式固定器具,不一而足。

不妨回顾一下奥巴马8年前出访欧洲时的情况。2009年6月,一连几天,大批美国军用运输机在德国飞进飞出,赶在奥巴马抵达前将人员、设备、直升机和装甲车辆部署就位。在一片喧闹中,一架没有任何标记的“湾流”小型公务机飞抵德国,它降落的地方不是“空军一号”预定到达的德累斯顿市,而是距前者1小时航程的斯图加特。

“湾流”公务机一直是全世界富豪的最爱。在斯图加特机场,这架不起眼的小飞机和同类飞机混在一起停放,机组人员看上去无所事事。一天后,“空军一号”飞往法国,送奥巴马去参加在诺曼底举行的二战纪念活动,“湾流”随后悄然起飞,前往英吉利海峡对岸的米尔登霍尔空军基地,从该基地到诺曼底的飞行时间是1小时左右。

直到它返回美国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外界都看不出这架小飞机发挥了什么作用。按照《美国政府的秘密自救计划》相关章节的说法,“湾流”公务机只有在爆发战争等紧急情况下才会出马,在波音747专机无法使用时,担负转移总统、确保美国军事指挥体系正常运作的使命。为此,总统到哪儿,它就会如影随形地跟到哪儿,像变色龙一般在总统到访地附近的某处停机坪上藏身,但从不和“空军一号”在同一地点出现。

要它出马的都是特殊任务

虽然美国政府的财产清单中找不到这群“湾流”飞机的踪影,但根据格拉夫在书中介绍的情况,这些飞机在美国空军内部拥有C-20的代号,与军用运输机属同一命名体系。它们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85年,当时,面对苏联的威胁,里根政府为“维系政府存续”投入了巨大资源,为升级自身在非常事态下的指挥能力而引进了这些飞机。

有趣的是,服役30年来,C-20飞机刻意保持一点“复古”味道,驾驶舱里全是上世纪80年代风格的机械式仪表,而不是更现代的液晶显示屏——这是为了让飞机免受核爆炸产生的电磁脉冲影响。机上其他设备都是顶尖水准,有专用卫星通讯系统和核生化防御能力。

细心人可能注意到,这些“湾流”飞机的外观在两种状态下来回变化,一种是基本的白色,另一种是更醒目的蓝白相间。综合全球各地的目击记录看,目前仍在服役的同型飞机至少有3架。2009年奥巴马访欧时,随行的飞机是60403号;同年11月他出访中国时,轮到50050号飞机执行任务;2010年4月,奥巴马到捷克布拉格和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新的《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时,随行的C-20飞机的机尾编号为50049。

大多数时候,总统及其幕僚团队在出访过程中根本见不到C-20飞机,但这些飞机确实执行过某些不便公开的神秘使命。书中提到,2000年,比尔·克林顿曾以匿名方式乘坐一架无标志的“湾流”前往巴基斯坦,还有一架同型机作为“障眼法”跟在后面。2009年,奥巴马曾搭乘另一架飞机与妻子米歇尔连夜外出。白宫对这两次任务的详情守口如瓶。

格拉夫写道:“C-20飞机需要的跑道长度是波音747的一半,这意味着它们可以使用世界上几乎任何一座机场——如果你突然要把总统藏到某个地方,这种灵活性就非常有用。”

政府避难所的配套工程

说起美国总统在华盛顿以外的藏身之地,一个比较知名的地点是弗吉尼亚州的气象山,它距华盛顿特区大概45分钟车程。在那里,总统或他的继任者可以召集战争爆发后幸存下来的政府人员开会,着手重建国家。20世纪50年代以来,气象山逐步从一个简单的地下堡垒发展成一座小城市。虽然已经暴露在公众面前,但它并未停止运转,2001年“9·11”恐怖袭击发生后,一部分美国国会议员曾搭乘直升机,从国会山赶赴当地避难。

不过,气象山最开始建设时有个问题——没有机场,只有用水泥铺设的直升机停机坪。因此,当乘飞机成为美国总统的主要出行方式后,安保部门不得不将视线投向几英里外的橡树泉农庄,在那里,和华盛顿精英阶层关系甚密的富豪保罗·梅隆拥有一条私人跑道。

在20世纪60年代初的图纸上,跑道长度为3500英尺(1067米),只能供小型螺旋桨式飞机使用。到了1962年,约翰·肯尼迪频繁乘飞机外出度假时,跑道加长到4100英尺(1250米)。上世纪70年代,跑道再度加长到5100英尺(1554米),还加装了照明设施以便夜间起降。

并非巧合的是,查阅C-20“湾流”飞机的性能参数就会发现,其降落距离刚好是1554米。

“守夜人”24小时待命

《美国政府的秘密自救计划》一书指出,C-20飞机的存在意义就是确保美国总统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安全快速地转移,特别是在“空军一号”无法或来不及出动的情况下。当然,比波音747小得多的C-20并不是合格的“空中白宫”,它们通常只负责将总统送到分布在全美各地的十几个战时指挥所中的一个,让后者带领国家迎接核战争等非常事态。

相关的应急预案在2001年9月11日几乎启动。时任总统小布什一开始并不知道恐怖袭击的规模到底有多大,幕僚们打算让“空军一号”飞到华盛顿附近的一座机场,再让总统从那儿转乘一架类似C-20的小型公务机回到华盛顿特区,或直接前往紧急指挥所。据当天驾驶“空军一号”的机组成员回忆,为减少飞机在恐怖分子视野内暴露的时间,他们激活了一个专门的紧急起飞程序,让巨大的波音747专机“似冲天火箭般极速升空”。

除了C-20,美国总统还有一支同样低调、但规模稍大的专机编队:4架代号“守夜人”的E-4B飞机被用作“空中指挥中心”。上世纪70年代以来,这些经过特别改装的波音747飞机,被视为帮助总统躲避精确打击的最终手段。不同于讲究排场、注重舒适的“空军一号”,E-4B是纯粹的军事单位,机内空间可供几十名情报分析师、战略家和参谋人员,全盘指导总统应对头几天的战争。这些飞机还配有大量特种装备,包括长达5英里(8000米)的拖曳天线,可保证在地面通讯被毁的情况下,总统仍能同战略核潜艇保持联系。

美苏冷战最后的20多年间,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总有一架E-4B“守夜人”飞机保持警戒状态,它的引擎24小时不熄火,随时准备在接到命令的15分钟内起飞。这4架“末日飞机”中的任何一架都有资格扮演“空军一号”的替身,和总统在某个指定地点会合。

尽管知情人士守口如瓶,随着时间推移,美国总统的“空中舰队”还是逐步卸下了神秘的面纱。就像格拉夫在其专著中总结的那样,进入21世纪,和美国总统专机相关的头等机密已不再是这些飞机本身,而是“总统飞上天后,专机要去哪儿降落”。

(编译 史春树 青年参考 (2017年05月10日   11 版)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