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新闻 国际新闻

​我怀疑自己到的是假白俄罗斯!

2017-04-21 17:12

零时差

到白俄罗斯采访,时时有种被颠覆的感觉。最常说两句话,一句:原来你竟是这样的一个白俄罗斯。第二句:我怀疑自己遇到的是假白俄罗斯。

颠覆,往往缘于不了解,带着标签和主观。怀疑,也因为,常有不期而遇的惊喜。

不信,请看。

(一)我一定遇到了一个假战斗民族

原以为他们是一块坚硬的钢,没想到他们也有水一样的柔性

“白俄罗斯”虽然与“俄罗斯”的名儿长得很像,但真的不是“白的俄罗斯”,而是另一个国家的名字。

不过,也因为“长得像”,很多人常常混淆。我们离开北京前做了一个街采,谈及对白俄罗斯人的印象,很多人或犹豫或脱口而出:听说,是“战斗民族”?

所以我们脑补着把“战斗民族”的趣闻秩事移植过来。

比如,关于俄航飞行员的种种故事。有种说法,不管误点多久、天气如何不好,俄航飞行员就是有能力让国际航班准点降落。有人编起段子:俄航飞机基本不用助跑,一拉杆,直冲云霄。一乘客说这怎么飞的,旁边人解释:人家以前很可能是开战斗机滴。

段子夸张。不过,下面这个场景是真的。

图片1

这是今年2 月 23 日,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800 名男子半裸参加“真正男子汉”赛跑活动,以庆祝祖国保卫者日。

很“战斗民族”是不是?

但在白俄罗斯,我们遇到的、听到的,却大相径庭。

原以为这里是一块坚硬的钢铁,没想到他们水一样的柔性。温柔,平和,顺其自然,随遇而安。他们对人彬彬有礼,温和友善,不急不慢。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能急的,可以发火的。

我们随意街采,大部分人都愿意配合,即使有人不能接受,也都是微笑着、抱着歉意地一个劲儿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急事。

马路上,一位老人蹒跚着过马路,走得很慢,司机停下来,耐心地等着老人一步步挪过去。

图片2

问在白俄罗斯工作生活的中国人,关于对白俄罗斯人的印象,十人有十人回答:他们很友好,脾气温和。无论是对待生活的苦难,还是对待他人的态度,遇事克制,善良宽容。少有人抱怨吐槽。

有不少流行的笑话是关于他们随遇而安性格的。其中一个是:某处公园的长凳年久失修,上面裸露着一枚生锈的钉子。美国人、俄罗斯人、英国人、白俄罗斯人坐上去碰到钉子的反应各有不同。美国人暴跳如雷,俄罗斯人低声咒骂,英国人默不做声坐到一边,而白俄罗斯人左右环顾,心想:大概,凳子应该就是这样的吧!之后安之若素。

不过,若是就此认为白俄人只知隐忍不懂反抗就大错特错了。接触下来,特别是了解了他们的历史,就会感到:他们的抗争属于火山爆发型,不喷则已,一喷惊天动地。

历史上的白俄罗斯,为摆脱异族蹂躏而进行的血与火的英勇斗争的光荣历史,见证了他们不畏强权的刚毅性格。二战时希特勒指挥下的德国军队对苏联发动突然袭击,就是从进攻白俄罗斯的布列斯特开始。德军沿着布列斯特-明斯克-斯摩棱斯克一直推进到莫斯科城下。英勇的士兵在孤立无援、断水断粮的布列斯特城堡里坚守了一个月,德国军队已经占领了300公里外的明斯克,这里却依然能听见抵抗的枪声。还有著名的哈丁村,村庄被德军火烧,但全村没有一人屈服,透露苏联红军的任何信息。“不屈的人”“英雄的城”——这是了解白俄罗斯历史后忍不住肃穆的。

苦难,没有给这个民族植入极端的仇恨,却让这个民族拥有了更大的爱。或许,正是历经了最深刻的苦难,经历了最惨烈的战争,他们才更容易宽容别人、享受生活、珍惜生命,也总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二)我一定遇到了假天气!

就这么猝不及防!一天可以过四季,半小时前太阳,半小时后大雪。我怀疑自己在两个半球

要是经历过明斯克的天气,恐怕我们就能对白俄罗斯人的性格有所理解,那种温柔,叫做大写的淡定。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是的,当车驰骋在高耸的白桦林之中,眼前的景象正如歌中所唱。

慢着,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乌云来了。阴天有很多种,而明斯克的阴天叫做“我想下雨就下雨”。在白俄罗斯展开采访的第一天,我们就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得猝不及防。这不仅让我们想起,临行前,天气预报一直说本周有雨,然而天气预报并没有告诉我们这雨怎么下,是一直绵绵密密地下,还是瓢泼地下,还是不湿衣衫,还是兜头一盆。

然而实际看起来都不是。云来雨落,云走天晴。半小时的光景,天能变三回脸。而我们在街上很少见到当地人打伞。

英国的阴雨绵绵造就了英国人强大的制伞工艺,在英国买一把长柄雨伞,宽大厚实的材料给足顾客安全感,防水的风衣更是销往全球,工艺技术首屈一指。法国南部的阳光也给当地人足够乐观的性格,下大雨,不,我们不下大雨,即便真的下了雨,那就在屋檐下看看雨,等一会儿就停啦。

而明斯克人面对有着“小孩儿脾气”的天气是相当淡定。当我们在四处找地方避雨时,明斯克人面对雨仍旧不紧不慢地在街上走着,即便没带伞,也不急于找地方躲避,天晴,那么享受阳光,雨落,那么享受雨水。自然有自然的好处,何必急着躲避。

好吧我有点理解白俄罗斯人的淡定了,可是突然下大雪是不是有点太欺负老实人了?

行程过半,我们已经淡定地接受了忽冷忽热、时晴时雨的天气。以至于这一天中午,我们在午饭时还对外面下不下雨打了个赌。然而居然所有人都输了。

因为外面,下!大!雪!

已经是4月中旬了。这漫天的鹅毛大雪片不禁让我想起了北京此时正在满城飞舞的杨絮儿们。当地人说,七八年了也没见过这个时候下这么大雪。大家来感受一下。

图片3

遇见一场不期而遇的大雪也是件浪漫的事儿,所以我们即使冻得手机关机、手脚麻木,仍旧带着欢声笑语踏上归程。

然而,车行20分钟,天晴了。

图片4

白俄罗斯,你一定是在逗我。

几十公里的距离,天气完全是天壤之别,明斯克附近的地面甚至是干的,完全没有雨雪的痕迹,阳光明媚了起来,白桦林里树影斑驳,车里暖和地让人生出困意。而就在两个小时前,大风还吹得我们眼泪横飞、鼻涕直流。

天儿好了,那么我们继续行程吧。

然而并没有。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又遭遇了一场大雪。小米大的干雪粒生生地随着硬邦邦的风打在脸上身上,我们像是化了冻的软柿子又一次被放进了冰箱急冻,于是连跑带跳地急匆匆往回赶。然而放眼望去,路上哪有人这么匆忙,即便是腿上只有一层丝袜的白俄美女,也慢悠悠地在路上走着。这定力真是没谁了。

想起这几天来看到的晴天、雨天、彩虹、大雪,我们再也无法说白俄罗斯的鸽子在阴霾的天空下飞翔了,它们看着明斯克的天空,心中可能也如海燕般想,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三)我怀疑遇到了特殊材料制成的副总理!

我们冻得鼻涕眼泪齐飞,手机录音笔死机,副总理却连声调都没颤抖,纹丝不动站风中谈了半小时。

采访白俄罗斯副总理弗拉基米尔·谢马什科,是在他到中白工业园区参加奠基活动时“逮”住的。

户外温度摄氏2度。

知道在户外,出发时便做了准备,穿了厚衣。只是,没想到啊,“备”得远不够。

奠基仪式不短,耗去了40分钟,冻得有点受不了。一结束,立即“截住”副总理。副总理得知我们来自人民日报,停下步,表示愿意回答问题。其实,我们的问题不算多,毕竟是这样的场合,要拣最重要的。原指望能给我们几分钟,就完美了。

可是,认真的副总理先生,硬是在寒风瑟瑟里,一丝不苟地回答了所有提问。而且每个问题,都答得非常详细。

5分钟后,我们的眼泪鼻涕不听使唤地往外流。8分钟后,苹果手机毫无愧疚之心地死机。10分钟后,录音笔罢工。赶紧掏出纸笔准备记,笔不出墨水了,手也握不住了。小伙伴操持着摄像机,想推拉镜头,手僵了。事后发现,唯有摄像机还能录下来,但声音里,满是呼呼的风声。

图片5

可是副总理先生,没瞧着穿得比我们多,全程30多分钟,始终保持笔挺的站姿,面部表情平和微笑,回答问题不急不慢,说话声调没一丝颤音。

副总理先生,我们严重怀疑您穿的是特殊材料的衣服,或者,您本人就是特殊材料做成的!

从来没有一次高端采访,像这次这样,内心里竟有个小声音想喊出:总理您能快问快答吗?或者,咱换个室内慢慢谈,行不?

虽是这么想,但我们的内心里,更充满感谢与敬佩。这样的采访机会,实在太难得了。再冷,也必须坚持下来。不过显然,我们冷得有一点点失礼了——因为副总理先生明显看出来,友好地问:你们是不是觉得冷?

内心顿时崩溃。

也大写一个“服”!

谢谢,白俄罗斯副总理谢马什科。不管您是不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但我们深深感受到了,您和白俄罗斯这个国家,对中国、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媒体的友谊,一定是特殊情感铸就的!这些,足以抵御任何寒冷。

(四)我一定遇到了一个假工业园!

看着中白工业园区的航拍,我们一遍遍地问对方:你能确定没有做过任何PS、特效、3D吗?

先上图:

图片6

工整的线条、饱和度超高的色彩、干净如洗的画面,这是工业园?这是还在建设的工业园?我们把眼睛擦了又擦,直到看到画面右边操作无人机的工作人员才敢确认。

等到眼见为实地来到工业园,才真信了。什么PS什么特效什么鬼,真!没!有!

好吧,作为一个工地,中白工业园你赢了。

中白工业园位于明斯克机场附近,是中国与白俄罗斯两国政府共同建设的一个规模超过91平方公里的“巨无霸”产业园。在白俄罗斯,总统把它直呼为“巨石”,意思是奠定了中白两国友谊的巨石。因为其“巨”无比,飞机起降间,我们一看见不远处的红色屋顶,知道这就是还在成长建设中的“巨石”了。

天气晴好的时候,巨石工业园门前旗帜飘扬,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工程车满地跑。近处是明斯克大道上中俄双语的指示牌,远处是层层叠叠的白桦林,这景象美成一幅画。

然而我们第一次来工业园采访的记者夸赞它美的“太假”的时候,已经第三次来采访的曲小颂一脸懵懂地站在路上直嚷:这不科学!我上次来还不长这样呢!盖的太快了!

有图有真相,感受一下。

2017年2月17日

图片7

2017年3月20日 

图片8

2016年10月

图片9

2017年3月

图片10

中白工业园,你们建设速度这么快,白俄罗斯政府知道吗?

还真知道。

那位“特殊材料”制成的副总理谢马什科不就来了嘛。但是他在工业园参观时,内心OS没准也是:“我进了一个假工业园。”

因为他站在一片耀眼的红房子中间,向中白工业园的CEO胡政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我不懂,为什么工业园里首批建成的建筑中,有一个物流园。”

胡政告诉谢马什科,任何一个工业园里,如果没有商贸物流配套的话,工业是无法进行生产的,这里可以提供原材料,也为产品的对外交易展示提供了场所。

这话,给白俄副总理吃了一颗定心丸:中国人呐,没有逗他,这是一个货真价实配套齐全眼光长远有可持续性颜值高效率高附加值高如假包换的工业园!  

我们可能做了一个假广告,但我们真不是中白工业园的托。 

不过,假如你们坚持认为我们是托,好,我们认!理直气壮当“托”,心甘情愿背“锅”。

因为,中白工业园值得。你看,连我们的国家主席和白俄罗斯总统都来给这个工业园站台,指示要把它建成“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标志性项目! 

微信图片_20170421165024

(图片说明:2015年5月11日,习近平主席在卢卡申科总统陪同下,来到中白工业园视察,所站之处是园区沙盘。新华社记者 鞠 鹏摄)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零时差工作室 邢雪 吴焰 曲颂 张光政)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