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新闻 湖南新闻

为了偏远地区的农村孩子,湖南省委深改委会议通过了一份重磅文件

2020-07-17 10:16 湘伴

乡村小规模学校,是我国教育体系的“神经末梢”,在服务农村困难群体、巩固提高义务教育普及水平方面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这些年,湖南着力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农村学校办学条件得到了明显改善。但受到多方面条件制约,乡村义务教育仍然是教育现代化的最薄弱环节。

好消息是,今天上午召开的湖南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建设和管理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为湖南办好乡村小规模学校,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下面,就跟着湘伴君看一看都有啥实招吧~

1

5月28日,通道侗族自治县陇城镇安乡小学,志愿者为20名留守儿童送去“六一”儿童节礼物。尹序平 徐月明 摄

为什么要保留和办好乡村小规模学校?

随着城镇化发展,农村学生从农村小学逐步向中心镇走,从中心镇逐步向县城走,这是一个自然过程。然而,农村还有不少家庭不具备到中心镇、到县城上学的条件,如果不经科学规划的撤并农村小学和教学点,将极大地影响农村学生就近入学的权益。

作为农业大省,截至2019年末,湖南乡村常住人口占比为42.78%,办好乡村小规模学校,关系到每个农村家庭的切身利益和每个孩子的健康成长。

这些年,湖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农村教育工作,要求切实办好乡村小规模学校。省委书记杜家毫多次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会议,研究相关工作,前往乡村小规模学校调研,看望乡村教师和留守儿童。

这里,湘伴君给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

2014年7月,时任省长的杜家毫赴张家界调研,前往桑植县廖汉生红军学校、柏杨村教学点、慈利县官桥南阳书院等地,查看学校食堂、宿舍等情况。

2

2014年7月6日,时任省长的杜家毫在桑植县柏杨村教学点调研时,与朱德雄老师相互鞠躬致敬。湖南日报记者 罗新国 摄

年近花甲的朱德雄是桑植县柏杨村教学点惟一一位老师。除了给学前班和一、二年级的17名小学生上课外,朱老师每天还要下厨为学生准备午餐。

“你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解决?”现场,杜家毫问道。

“希望政府能帮助购买一台冰箱,这样就不必每天清早出去买菜,猪肉也可以放冰箱多保存几天,更好保障孩子们的饮食安全。”朱老师质朴的回答感动了现场的每一个人。

看到省长当即应允,朱老师起身敬礼表示感谢。杜家毫也连忙起身向朱老师鞠躬致敬,“您几十年如一日,为乡村的孩子们、为党的教育事业付出了辛勤努力,是我们要向您敬礼!”

现场,杜家毫还要求省教育厅和当地负责同志进一步加大对乡村教育的投入力度,切实保障基层教师待遇,努力改善农村学校教学、生活条件。

4

2019年12月23日下午,省委书记杜家毫来到溆浦县北斗溪镇宝山天三希望小学,看望周秀芳老师。湖南日报记者 罗新国 摄

时间来到2019年12月23日,同样是一次调研→在怀化,杜家毫专程见了这位老人。看望“支教奶奶”周秀芳时,杜家毫说:“您的事迹让人深受感动,我们更没有任何理由懈怠。各级党委政府要切实把教育特别是乡村教育抓好,更加重视贫困山区那些上不起学、上不好学的孩子,努力让他们在家门口就能接受良好教育,决不让下一代输在起跑线上。”

在2019年9月10日,湖南召开高规格的庆祝教师节先进事迹报告暨表彰大会,杜家毫和省委副书记、省长许达哲会见了优秀教师和优秀教育工作者代表,这其中有不少就是优秀乡村教师。

而泸溪县发展乡村教育而成功逆袭的励志故事,更是得到了杜家毫的多次批示,湘伴君也曾为大家解码→一个深度贫困县的教育“逆袭”。干货很多,新来的伴粉可以看看,泸溪县是如何破解诸如生源数量日渐减少、教师缺少干劲、学校留不住优秀人才等乡村学校办学难题的。

可以说,办好乡村小规模学校,体现了党的执政理念,以及“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情怀和责任,保障了农村孩子就近入学的权利,让他们更好、更安全成长,同时提供了通过教育培养人才、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基础保障。所以,不管基于哪个层面,都没有理由不办好乡村小规模学校。这也正是今天召开的省委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意见》的深意所在。

不符合撤并要求、群众不满意的,一律不能撤并

2012年,国家审计署曾调查西部地区270个县,得出结论→初中、小学服务半径平均达到14.35公里和6.09公里,将导致安全隐患和小学生辍学率增加。因此,乡村小规模学校的撤并问题,必须审慎对待。

为此,《意见》在乡村小规模学校布局和撤并方面,做了详细规定。

学校布局原则:

原则上小学1-3年级学生不寄宿,就近走读上学,路途时间一般不超过半小时;4-6年级学生以走读为主,在住宿、生活、交通、安全等有保障的前提下可适当寄宿,具体由县级人民政府根据当地实际确定。在每个乡镇至少建设1所软硬件条件达标、教学质量较好的标准化寄宿制学校。

撤并乡村小规模学校应遵循的原则:

考虑到我省各地人口分布地理特征、交通资源、城镇化进程情况不同,对学校撤并条件不宜过于细化,应由各地因地制宜确定,不搞一刀切。《意见》提出,要严格履行撤并方案制订、论证、公示等程序,对不符合撤并要求、群众不满意的,一律不能撤并。撤并后的闲置校舍应主要用于发展乡村学前教育、校外教育、留守儿童关爱保护等,防止教育资产流失。对已经撤并的小规模学校,由于当地生源增加等原因确有必要恢复办学的,要按程序恢复。

5

7月3日上午,长沙师范学院附属小学,杨乐老师和学生在数学课上通过网络和溆浦县葛竹坪镇中心小学、统溪河镇学校的师生互动。湖南日报记者 田超 通讯员 张华 摄

今年底前,规划保留的乡村小规模学校要全部达标

优化布局后拟继续保留的乡村小规模学校,要建好办好,提高质量。

如何建好?《意见》量化了学校办学标准,并提出到2020年底,在优化农村教育规划布局科学设置乡村小规模学校的基础上,规划保留的乡村小规模学校要全部达到《湖南省乡村小规模学校基本办学标准》。

如何办好?《意见》从经费投入、办学条件建设、信息化建设、师资配备、教师待遇、教师培养、教师交流、教学改革、结对帮扶、教研等方面提出了具体举措,全方位保障小规模学校教育质量。

保障经费投入。严格按规定拨付乡村小规模学校公用经费。进一步健全管理机制,监督指导乡镇中心学校切实加强经费使用管理,严禁乡镇中心学校挤占挪用小规模学校生均公用经费及其他专项资金。

加强办学条件建设。要将乡村小规模学校纳入义务教育薄弱环节改善与能力提升工作规划,统筹安排专项资金支持小规模学校改善办学条件。

推进信息化建设。推进乡村小规模学校全部接入互联网,配备网络教学的设施设备,使每所乡村小规模学校都具有开展网络教学的条件。建设好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整合优质网上教育资源,免费为乡村小规模学校服务开展农村网络联校建设,为乡村小规模学校提供同步优质教学资源。

完善管理制度。支持开展“校联体”工作试点,探索建立联合校运行机制。

深化教学改革。通过教师走教、送教、网络教学等方式,保障所有学校开足开齐国家规定课程。

建立帮扶机制。支持城镇优质学校与乡村小规模学校实施结对帮扶,鼓励优质学校与乡村小规模学校集团化办学。每一所乡村小规模学校都要有一所相对优质的城镇学校或完全小学结对帮扶。

加强教师教研。加强教研队伍建设,实施教研员定点联系乡村小规模学校制度,积极开展联片教研活动。组织中心校教师到乡村小规模学校开展送教研上门,送优质课上门等服务。鼓励城乡间学校采取同步教研等多种方式开展交流。

6

5月29日,长沙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张莉团队,通过网络给留守儿童开展绘画心理公益辅导。湖南日报记者 徐行 摄

新考录教师优先用于补充村小教师缺额

提高师资水平,是办好乡村小规模学校的关键。《意见》从教师培养、培训、招聘、待遇、职称等多方面提出了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师资队伍建设的举措。

保障师资配备。从2020年起,新考录教师优先用于补充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教师缺额。支持采用定向委培的方式,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配齐合格教师。

落实教师待遇。在确保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的同时,要严格落实乡村教师人才津贴、乡镇工作补贴、艰苦边远地区津贴等政策。适当提高乡村中小学中级、高级教师岗位结构比例,乡村小规模学校中级职称増加5个百分点,高级职称増加3个百分点。对在乡村学校从教累计满30年的男教师、满25年的女教师且申报当年年底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2年,目前还是中级职称、符合评审条件与标准的乡村小规模学校教师,直接评聘为基层高级教师。

强化培养培训。鼓励优先使用公费定向师范生培养计划,确保每所乡村小规模学校至少有一位公费定向师范生;对各县市区合格申报的乡村小规模学校公费定向师范生需求计划,优先予以满足。加大对小规模学校教师的培训力度,乡村小规模学校每位教师3年至少参加一次县级以上业务培训。

促进教师交流。新选拔的乡镇中心学校校领导应有乡村小规模学校的教学管理经历。音乐、体育、美术和外语等学科教师可实行走教,对乡村走教教师给予适当的差异化交通补助。有计划地安排城区教师到乡村小规模学校支教。有计划地安排年轻教师轮流到本乡镇小规模学校任教。

为了保障乡村小规模学校建设的推进,《意见》还设置了专项资金进行奖励,并强化督导检查。

7

2019年9月10日,泸溪县召开全县教育大会暨教师节表彰大会。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当前,发展乡村小规模学校面临一些困难和问题,有财政上的,管理上的,软硬件条件上的,我们要用发展眼光、改革思维和制度优势来解决这些问题、补齐办学短板。正如今天召开的省委深改委会议所强调的:

各级各部门要以“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情怀和责任,高度关注接受教育最困难的人群,更加突出教育公平,正确处理好义务教育普及与质量的关系,因地制宜推进农村学校和教学点建设,更加方便学生就近入学。

要进一步总结推广各地好的经验做法,推动教育经费投入、教师编制、岗位结构、职称评聘、绩效工资等向乡村小规模学校倾斜,推动中心学校和乡村小规模学校资源共享、协同发展,城镇优质学校和乡村小规模学校对口帮扶、结对发展,切实提高办学水平。完善财政投入长效机制、质量监测和督导评估机制以及责任落实机制,切实办好农村义务教育。

责任编辑:吴昇威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