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新闻 湖南新闻

好记者讲好故事丨朱玉文:最艰苦的地方,写最真实的扶贫

2019-09-02 11:55 红网 朱玉文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记者 朱玉文

今年4月份起,我在湘西永顺县参加“记者在扶贫一线”蹲点采访。在永顺蹲点的第一周,永顺县扶贫办主任就告诉我,要去永顺偏远乡镇的偏远村走一走,他提出的目的地就是小溪镇。

小溪镇位于小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是永顺县最偏远的乡镇,受困于自然保护区的相关法律,该镇的几个村尚不能修建通村通组公路。

6月22日,我花5个小时从永顺县城开车到了小溪镇小溪村村部,中午时分,在收集线索时,国家电网湖南电力有限公司永顺县分公司的电力工人符晨雨,向记者介绍了视力近乎盲人的70岁老人谢根处求亮的故事。最打动我的一个细节是,冰冻天气中,这位视力近乎失明的老人谢根处独自爬上电线杆去接电。失聪的老伴也不能给他任何帮助,只能在电线杆下面观望。

请注意这一个细节:今年元月,冰雪包裹了整个小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雪封锁了永顺县小溪镇老村的所有深山老林,也切断了山里山外的来往,积雪把树压垮,也压断了通往谢根处家的电线。在零下七八度的严寒里,山风呼啸掠过山坡。视力重度残疾,几乎等同于失明的谢根处顶着霜冻,冒着寒风,披上自己的旧棉袄,独自爬到家门口电线杆上,徒手先抠掉电线杆上的冰冻,然后再凭着感觉去接电线;前后搞了两次也没能接好电。

当时,我就决定,不管多么困难,山路多难爬,也一定要去看看这位老者。

吃罢午饭,又出发开一小时车沿酉水而下,到达老村村部,车子开不进去,我和同行的摄影记者童迪开始爬羊坡界,穿过原始次森林,涉水淌过山涧,先爬到山顶,再绕过石头路,最后下到半山腰,徒步2个半小时,才来到谢根处的家。

根本就没有路,羊坡界,顾名思义,只有羊才能爬上去的小道。还没有爬到一半,同行的乡镇干部和电力公司工作人员多次劝说我放弃这次采访。

我当即告诉乡镇工作人员,除非是脚摔断了,再苦再累,也一定会爬到老人的家去。我知道,记者到一个地方,一定会看看地方干部的工作作风和纪律,可我又何尝不知道地方上的同志也在考察省报记者的工作作风和工作纪律。

爬到山的另一边,发现谢根处和老伴并不在家,老两口全在田里劳作。环顾谢根处家,家里陈设简陋,一张木床,电器只有两盏电灯,一台电视机。小溪镇组织委员田太明告诉记者,整个寨子的其余农户都已经搬迁,山中只剩谢根处一户人家。半个小时之后,谢根处举着两根木棍,光着脚慢慢地挪到了记者的眼前,她的老伴也跟在他的身后。我们的记者抓拍到了谢根处从山上下来的镜头。

老人非常淳朴,但见识不凡,70岁的老人听到些许的声响,听到声音就能一口喊出,摄影记者在使用无人机进行拍摄。

和谢老聊天,得知了他的基本情况,谢根处两个女儿外嫁他乡,儿子在镇里开了个理发店,一年也难得回来一次。家里如果要采购什物全靠谢根处的老伴从山下背上来。每次赶集,老伴要在早上4点起床,下4个小时的山路,走到小溪去芙蓉镇的渡口,镇里买好东西又坐船回来,最后,背上物资,翻上羊坡界到家。家的电视机,就是老伴去年从芙蓉镇背回来的。

我了解到,2018年,永顺县扶贫办整合了4万元的相关资金,为谢根处解决了用电问题;春节前,小溪镇政府和扶贫工作队还给家里送来了油和米,还有新鲜猪肉;今年冬日,谢老家断了四次电,电力公司就来了四回,每次爬过来都要带几十斤的电缆和设备。

凭着这盏灯,老伴才能把家中田里的事情告诉谢根处。只有凭着这盏灯,谢根处才能和他的老伴在酉水河畔深山之中相依为命。

谢根处告诉我,没有电,家里的打米机就不能用。更加重要的是,虽然看不见,但我每天早上要听新闻和报纸摘要,晚上要听湖南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要不怎么知道国家大事。谢根处说:“我知道,习近平总书记最关心我们贫困户,我们的收成又涨钱了。”

县扶贫办主任告诉我,现在脱贫攻坚到了最吃劲的阶段,容易的工作都已经做完了,现在需要啃硬骨头、拔钉子了。

最新的消息是:小溪镇政府在邻近公路的毛坪村给谢根处找到了一处房子,不日,谢根处就会和老伴一起搬离羊坡界。

今年冬天,谢根处再也不用爬到电线杆上去整电了。符晨雨也不用爬羊坡界为谢根处整电了。

我的故事讲完了,我想大家一起鼓鼓掌,这掌声送给独处深山,坚强生活,而且生活充满希望的谢根处,这掌声也送给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的一线基层扶贫干部。

责任编辑:谭洲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