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新闻 国内新闻

法院设计婚姻关系调查问卷 根据得分算婚姻危机系数

2018-06-10 17:16 法制日报 孙安清 徐文静

一份问卷为冲动离婚“踩刹车”

今年以来,文登法院家事审判团队根据离婚案件的特点,设计了《婚姻关系调查问卷》,根据答卷得分计算出婚姻危机系数,得分越低夫妻双方感情越稳固,并根据得分多少为下一步的调判提前预估

这道题选A,那道题选B,下道题选ACD……

这不是在学校考场,而是在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法院立案诉讼大厅,想要离婚的夫妻在此各自填写着《婚姻关系调查问卷》。这是一份怎样的问卷,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走进文登法院。

精准把脉真实婚姻状况

今年3月初,文登法院法官助理刘萍接待了一对小夫妻,他们一直吵到了立案诉讼大厅。接案后,刘萍在征得同意后立即让夫妻两人各做了一份《婚姻关系调查问卷》,两人的危机系数得分都很低。

有了这一“秘密数据”,刘萍心中窃喜,知道打赢这次“离婚狙击战”有戏。一番细问后刘萍知道,两人离婚的原因是,女方认为男方工资低还经常加班,不求上进,于是对男方有意无意嘲讽。男方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打击,两人常常因此打闹。

刘萍有的放矢地展开心理辅导,并对症下药。经过5个多小时的努力,两人握手言和,当场表示不再提离婚一事。

今年以来,文登法院家事审判团队根据离婚案件的特点,设计了《婚姻关系调查问卷》,根据答卷得分计算出婚姻危机系数,得分越低夫妻双方感情越稳固,并根据得分多少为下一步的调判提前预估。

围绕《婚姻关系调查问卷》,文登法院采用“1+3”的审判团队模式,即一名责任心强、审判经验丰富的法官+两名有调解经验的人民陪审员和一名心理咨询师,充分发挥人民陪审员和心理咨询师“接地气、专业性强”的特点,通过“背靠背”“面对面”工作,与法官形成优势叠加效应,全面分析把握可能的修复点,尽可能挽救不是真正破裂的婚姻。

在题目设置方面,《婚姻关系调查问卷》从当事人的价值观及幸福度、生活习惯、处理问题的能力等八个方面入手,便于法官快速作出综合评断,及时找出关键点化解家庭矛盾。

文登法院家事审判团队负责人刘美玲说,通过问卷方式,不仅便于法官提高办案质效,还可让当事人反躬自问是否认真对待婚姻关系、是否认真对待生活的伴侣、遇到矛盾是否能够理性解决,让他们充分认识到冲动离婚对双方父母、子女带来的影响和危害,推动双方认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防止在今后的生活中“一错再错”。

文登法院少年审判庭副庭长王华潇告诉记者,目前,该院已对12对夫妻使用调查问卷,效果不错。

尽量修复关系化解矛盾

“为减少冲动型离婚,我们还给这类型离婚夫妻设置了层层‘拦截障’。”刘萍告诉记者,除了《婚姻关系调查问卷》,文登法院还推出了一系列配套机制助推家事审判改革,将“修复关系、化解矛盾”作为审判重点,推行调解前置与分调裁立案模式,分门别类、有的放矢地开展工作,使更多的纠纷化解在调解阶段。

刘萍给记者细数他们的拦截招式,即调解工作分为两级:当事人提起诉讼后,首先可选择人民调解,通过绿色通道,由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若当事人不同意人民调解,则引导其进行诉前调解。如依旧调解不成则当即立案。

“即使进入立案程序,我们也不简单处置。”刘萍介绍,法院推出了婚前财产申报制度和律师调查令制度,将以往案件审理过程中“全盘”丢给法官的“查询包袱”,依法落实在审判之前。其中,婚前财产申报制度规定了虚报、瞒报的法律后果,使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更具全面性、客观性;而律师调查令制度,令律师持调查令可到银行收集当事人银行交易记录等所需证据。这些举措切实提高了调查效率。

在家事审判改革中,该院还推出了“冷静期”制度,对尚有感情修复可能的当事人,诉讼期间,在尊重双方当事人意愿的前提下,根据不同情况,设置1至6个月的冷静期,以解决当事人的情感症结和心理纠葛,为冲动型离婚“踩刹车”,为过错性离婚“鸣警钟”,为危机性婚姻“开药方”。目前,该院有10多起案件使用了冷静期制度。

文登法院还积极与妇联、民政、公检司等部门联合,探索多部门、多群体并肩作战模式,破解以往家事审判工作由法院单打独斗的困境。在此基础上,他们还将妇联、民政、医院、教育、公检司等在职或已退休的、热心于家事审判的人员纳入志愿者队伍,发挥他们了解社情民意、善于做群众工作的优势,对家庭矛盾错综复杂、情绪不稳定的当事人“登门入户”进行心理疏导、诉后跟踪及帮扶,形成“联合作战”优势,提高家事纠纷非诉化解比例。

高离婚率逼出审判改革

谈到为什么要进行家事审判改革,刘美玲给记者提供了一组数字:文登区自2010年至2017年以来,登记结婚呈逐年下降趋势,而离婚数量却稳中有升。2017年,文登区登记结婚的仅3711人,居8年来最低,而登记离婚的有1249人,居8年来最高。以此为辐射,搅动的人群更多,由此引发的未成年人犯罪、老年人赡养等社会矛盾日渐突出。

“家事纠纷具有亲情伦理性、身份本源性、情感私密性等特征,虽然形式上多表现为财产纠纷,实质上多因亲情错位引起的情感之争。我们要转变家事审判理念,将‘修复关系化解矛盾’作为审判目标,改变简单‘调离判离’的传统做法,赋予法院修复婚姻家庭关系新职能,既不对死亡婚姻盲目地追求调和,也不消极地一判了之使本可以挽救的婚姻解体,使法院不仅是‘死亡婚姻’的解救场所,更是‘生病婚姻’的治疗医院。”刘美玲说。

自今年3月启动“推进家事审判改革”工程以来,文登法院的家庭纠纷审判调撤率达85.3%,结案率为96.15%。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