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新闻 国内新闻

高票通过的最高法工作报告是咋来的

2017-03-17 16:22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徐隽    徐隽

一本政经

3月15日上午,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闭幕会上,《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的决议》以2606票获得通过,通过率为91.83%,连续三年保持在90%以上,创1990年按表决器以来历史新高,同时反对票创1994年以来新低。

2016年10月28日,以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为主体的工作报告起草组成立,正式开始报告起草工作。最高法工作报告从初稿到34稿,历时四个半月,这是一个怎样的历程?起草过程中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细节和亮点?

 “人民”出现56次,改革出现53次

“深入田间地头,察民情、讲法理,用真情化解矛盾,让群众切身感受到社会主义司法的关怀和温暖”“冤假错案的发生,让正义蒙羞,教训十分深刻”“我们要始终坚持以人民呼声为第一信号,迎难而上,不退缩、不动摇,锲而不舍、持之以恒地加强执行规范化和信息化建设,确保如期实现‘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报告中,回应人民群众对司法工作关心关切的内容随处可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贯穿报告全文。统计表明,报告全文共出现“人民”56次。

今年的报告体例与去年相比,有新的变化。第二大部分的十项工作既写了司法改革,又写了信息化建设。据介绍,这样的体例安排主要是为了表明司法改革和信息化建设是推动人民法院工作发展的“车之两轮、鸟之双翼”。报告全文共出现“改革”53次、“信息化”9次、“网”39次。

二维码、H5现身报告和附件

今年的报告和往年不一样,不仅篇幅短了、数据多了,文字少了、图表多了,而且报告和附件中有大量二维码,数了数,竟然有23个,用手机一扫,视频、H5、报告专题、网站链接等内容马上呈现出来。比如,在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案的文字旁,就有一个二维码,一扫码,便是该案再审时的庭审录像;在侵犯“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案的文字旁,也有一个二维码,一扫码,便是相关案件的案情连线。

其中一些新媒体产品正是运用了国际领先的AR和VR技术,结合最高法自有场景,实现了“现实与虚拟”“虚拟与现实”的有机结合。观看产品时,神秘的最高人民法院360度呈现在眼前,让人有置身其中之感。

两会上,代表委员的意见采纳了36条

3月12日下午和3月13日全天,代表审议、委员讨论报告。为及时准确掌握情况,最高人民法院派出由院领导和机关各单位负责人带队的115个小组,分别到各代表团听取全国人大代表审议报告情况,当面听取意见建议;同时派出58个小组听取全国政协委员讨论情况。

3月13日晚上10点。位于北京市东城区正义路上的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大楼灯火通明,第一法庭内气氛热烈。最高人民法院全体院领导正在这里听取机关各单位负责同志汇报代表委员审议讨论《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情况。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要求对修改意见逐条记录、逐个研究、逐项回应,从80余条修改意见中采纳36条,对报告进行最后一次修改。对于没有采纳的意见,也分别向代表委员作出解释说明。

报告起草历时4个多月,共修改34稿

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虽然只有20页,11000余字,但“简约而不简单”。

1月中旬至2月底,报告起草组分别征求了有关领导、部分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特邀咨询员、各高院院长、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各部门的意见。到“两会”召开前夕,起草组共收到590余条意见,吸收了160多处意见。

2月8日下午,最高法召开特邀咨询员座谈会,就工作报告稿听取意见建议。座谈会上,29名最高人民法院特邀咨询员分别发言,就报告的修改完善提出了许多意见建议。会后,起草组逐条梳理、认真研究,在报告起草和工作谋划中充分吸收运用,更好地回应社会关切。这次座谈会上的意见建议,报告修改时采纳了38条。

3月10日早上7点多,报告正式送印。本着精益求精的原则,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稿先后做了30多次较大修改,报告起草组内部的修改则不计其数。

加上3月13日晚上这一次修改,今年最高人民法院报告一共修改了34稿。(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一本政经工作室 徐隽)

责任编辑:梁瑞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