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娄底新闻 梅山时评

禁赌从“官”做起

2016-11-16 09:37 娄底新闻网 邓文芳 张丹丹 吴皓珂

古往今来,赌博一直为人们所深恶痛绝,而官赌尤其让人痛恨。赌博是一种冒险行为,能够激起个人的贪欲膨胀,具有强烈的刺激作用。多少人为求一夜暴富而孤注一掷,多少人因为沉迷赌博而倾家荡产,多少人因嗜赌成性而前途尽毁,甚至铤而走险以身试法坠入犯罪的深渊。赌博像瘟疫一样侵蚀健康的社会肌体,毒化环境,毒害心灵,使人泯灭良知,泯灭人性。直接导致斗欧、盗窃、抢劫、凶杀等恶性犯罪的发生,给社会带来严重的危害,一向被视为社会毒瘤和公害。湖北省枣阳市江口村村口树立的“不赌碑”,上题一首离合体诗:“贝者是鬼不是人,只为今贝起祸根,有朝一日分贝了,到头成为贝戒人。”用“赌”、“贪”、“贫”、“贼”四个字生动形象地勾勒出所有赌徒的必经之路和最终下场。

新中国成立后,英明的共产党人领导广大人民群众兴利除弊,荡涤鸦片烟毒、娼妓、赌博等旧社会遗留的污泥浊水,赌博之风一度在大陆销声匿迹。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赌博陋习死灰复燃,并有愈演愈烈之势。某些地方总有那么一些人整日迷恋赌博,其中包括部分领导干部。他们挪用公款参赌,或为清还赌债而贪污受贿,引发各种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败坏党、政府乃至国家民族的形象。大量的事实证明,赌博违法犯罪活动的发展蔓延,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破坏社会经济秩序,诱发各种犯罪问题,已经不是一般的社会治安问题,而是关系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的重大政治问题。因此,笔者以为,要根除赌博这一社会毒瘤,多管齐下,打一场禁赌人民战争固然非常重要,而把禁赌工作成效与党政领导的政绩挂钩,并且对涉赌官员进行严惩尤其值得提倡。

以史为鉴,可以知得失!中国历代无不对官员参赌进行严厉查处。汉朝凡官吏“博戏”财物者,罢黜官职,“籍其财”——不但没收赃款赃物,还要罚得他倾家荡产。唐代本是一个赌风甚炽的朝代,但对于沉湎赌博的官吏,仍不轻恕,发现赌者,“杖一百”,并没收家籍“浮财”。北宋是中国古代历史上对赌博处罚最严厉的一个时期,轻者罚金配遣,重者可以处斩。明朝禁赌更是雷厉风行,对赌博罪的处罚分为三等:官吏参与赌博者罪加一等,朱元璋曾诏谕全国犯赌博者一律“解腕”(剁手)。到了清朝,清代基本上沿袭明制,同时增加律条,官吏赌博比照常人,罪加一等,而且不准花钱减罪,革职以后永不录用。

官员参赌,祸患无穷。其一,赌博是滋生腐败的温床。一些染上赌瘾干部为筹措赌资往往走上以权谋私、贪污受贿的犯罪道路。其二,赌博毒化了社会风气。从古至今,赌博历来为社会所禁止,如果领导干部带头赌博,势必上行下效、愈演愈烈。其三,赌博削弱了干部斗志。一名领导如果坠入赌博的深渊而不能自拔,整天把心思放在如何赢钱上,就不可能有精力干工作,得过且过、敷衍塞责也就成为必然。其四,赌博影响了党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堕落成为赌徒,毫无疑问会有损于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官赌赌坏了政风,赌掉了民心,恶化了社会环境,加剧了政治腐败。已经到了该对官赌施以重拳的时候了。(编辑/周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