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娄底新闻 > 社会新闻

“娄马”征文丨结缘马拉松 用脚步丈量家乡娄底

2024-05-11 15:21 娄底新闻网 李顺

下载新娄底APP

一 分享 一
一 评论 一

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娄底土著,生于涟水河畔,长于孙水河边。年少时,总盼望着到市里一玩,用的就是双脚走上一个半小时。

与马拉松结缘是十年之前的事了。娄底本土民间马拉松组织“湘马会”组织了一场没有安保,没有排名,没有冠名的“三无”半程马拉松。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组织者“杨姐”,凑热闹的完成人生第一场非正式马拉松。之后,没能走向狂热,一直停留在爱好阶段。总觉有憾,也未曾想如何。

今年3月,偶然间听闻娄底马拉松来了,当即有所心动,但一看自己发福的身体和缺乏训练的双腿,叹道还是算了吧。

转机一会就到了,朋友圈晒出了娄马赛道。定睛一看,冠曹,澄清,高车,对江,就是少时来市区的路。高登河,三大桥,四大桥,就是现在回家的路。

不跑,对不起自己。去跑,去找年少的自己。去跑,去找现在的自己。

身旁还有相同的朋友,都是为家乡奔跑。一位尊敬的兄长提议,建个群吧,2.30半马群。律所里,群情激昂。成立30周年,团体报名吧,30人30周年。自然还有挚友搭子问询,家乡马拉松,一起报名吧。

改了闹钟,调了作息,换了行程,定了计划,开了训练。第一次5公里,第一次10公里,第一次15公里,从30分钟到2个小时,跑了久违的三中操场和株山大圈,跑了满满春风的涟水慢道和孙水慢道,跑了全是花香的杉山慢道,跑了雨天必修的足球场二楼慢道,缓慢、平静、安稳,信心逐渐回来了。

近了,近了……广告牌,短视频,公众号,朋友圈,娄马的宣传标语《“谷”足干劲,向“新”奔跑》布满了大街小巷。

终于,朋友圈里开始晒各自领取的参赛包、跑马装备和号码簿了。

11

清晨,穿戴好装备,出发。行走在无比熟悉的吉星路上,看着认识或不认识的跑友们满脸笑容的集结。老人、小孩、姑娘、小伙,有簇拥成团的,有三五结伴的,有独自成行的,都向体育公园前进,参加这场娄底的盛会,娄底的节日。

是的,盛会,节日。盛装的娄底,欢快的娄底,青春的娄底。锣鼓、旗帜、乐队、舞者,都在为这盛会和节日助力。

从检录口到准备区,都是欢乐海洋。大家热切的打着招呼,找寻旧朋友,结识新朋友。摆pose、拍照,不亦乐乎。律所这边,因为缺少经验,预约拍照的地点一再更换,也没有将全所人员凑齐。只得先找着同配速的搭子,边热身、边等待。

前方突然就全部呐喊起来,“开幕了”。虽然跑过15公里,但真正上了比赛赛道,感觉还是有很大差别。氛围太好了,周围全部是加油的声音,心率不觉就上去了,脚步不由就快了。实战经验丰富的搭子拉住我,压住速度,别急,安全完赛就可以了,你的对手只有你自己。慢一点,再慢一点。

才跑出不远,就遇到一个朋友因伤退赛,笑呵呵地在路边加起油来。“咯噔”,我也开始为自己的老伤担心起来。

2公里就到了涟水河。秋蒲大桥上,年轻的学生们挥舞着手中的旗帜,不断地给我们加油,涟水河则轻声地和着。

转上娄涟公路,从华菱安赛尔米塔汽车板厂区穿过。从未这么近的距离去观赏过这个厂。汽车板厂,娄底材料谷的中坚力量,娄底引进外资和高新技术的典范,沿路的工友们放下手中活计,呐喊着加油。

出了汽车板厂的大门,就是澄清。再上娄涟公路,是善积湾,善积湾、神子湾、堪上湾,冠曹、西坪、高车,就是我的家。站上路旁的就是我的乡亲,一个一个都是熟悉的面孔,一声一声都是亲切的声音,更是有很多人伸出手击掌助威。

马拉松的队伍开始拉长了,我和搭子也掉到了靠后的位置。

此时,温度开始高了起来。从未在上午9点以后训练过的我,明显感觉到很不适应。心率升高、呼吸加快、脚步变重,这些都是不好的征兆。

到了补水站,赶紧补充水分、降温。集中注意力,调整呼吸和步点,减少非必要的体能消耗,继续向前。天气着实给了不小的挑战,只感觉愈发艰难,水分补给困难,右侧腹股沟旧伤开始隐隐作痛。冰块、淋水、喷雾,各种手段全部尝试,效果似乎都不太明显。搭子持续鼓励着,我持续坚持着。

17公里处,右侧腹股沟的旧伤复发。我看了一下时间,虽然不能按照预计时间完赛,但赶在关门前完赛应当可以。于是,我让搭子先行继续跑步完赛,我则开始步行。

18公里,同事出现路边,为我单独点名加油起来。

19公里,在后的同事赶了上来。女儿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退赛了,她和妈妈、弟弟在终点等我。

22

20公里,我要以最好的姿态完赛,在医疗点请医生处理了一下。我又跑了起来。

终点就在眼前,妻子、女儿、儿子的加油声伴我一路通过完赛大门。律所的同事也守在那里,为我高声呼喊。搭子在旁边,听我讲着首次完赛的欢愉。

33

领取了金色的奖牌,女儿、儿子兴奋起来,抢着挂在胸前把玩一会,并让妻子一一拍照纪念。

44

这就是我的首马,我的娄底马。我用脚步去丈量我的娄底,她敞开怀抱,用这种特别的方式拥抱我。

来年,我继续迈开腿,继续在娄底马拉松的赛道奔驰,继续和自己对话,继续和娄底母亲拥抱。(湖南晨晖律师事务所  李顺)

一审:王星  二审:罗江  三审:刘辉煌

责任编辑:刘芬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