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娄底新闻 > 社会新闻

“娄马”征文 | 我是一朵快乐的浪花

2024-05-07 14:19 娄底新闻网 刘卫东

下载新娄底APP

一 分享 一
一 评论 一

生命在于运动,我是深信不疑的。我爱好运动,非常享受每次运动过后的那种酣畅淋漓。我的乒乓球、羽毛球水准在业务选手里应该可以算中等偏上的。游泳水平在孙水河的一众泳者中算很不错的了:不是吗?有人说蝶泳是业余选手的天花板,别人扑腾个三五下就气喘吁吁的了,我却可以一口气蝶泳过50多米宽的孙水河。

马拉松运动在我的眼里一直是神级的存在。能跑马的人在我的眼里就是大神,好友福军就是一尊大神。多年来他在全国各地参加过10多次马拉松赛事。马拉松和冬泳都属小众运动,没有一定的毅力是很难坚持下来的。在我们学校他跑马我冬泳。也许是惺惺相惜,抑或是相互拔高吧:在朋友圈互动中我谓他“神行太保”,他则呼我“浪里白条”;我赞他为“陆上猛虎”时,他又称我为“水中蛟龙”。“龙”多次邀“虎”下水,“虎”没有下水;“虎”也多次邀“龙”上岸,“龙”也不敢上岸。不想有这次华菱涟钢·2024娄底“材料谷”马拉松赛事的助力,“虎”轻松地把“龙”拉上岸了,尽管是浅尝辄止。

微信图片_20240509131851_副本

由于我不再年轻,跑马的事我是不敢奢望的了。假日我常骑车,有一次骑车恰好骑了个“全马”的里程。回想一路飞驰而过的路,我想如果要我不用轮胎而用双脚来丈量的话,那该有多难啊。从此我对那些跑马者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跑马”也只能是“梦马”了。

曾经的我认为自己短跑还是可以的,长跑就不行了。原因还得回溯到学生时代,那时的体育考试100米跑,我能得75分左右,但1500米跑全班30多个男生每次我的后面能有三五个同学我就是胜利者了。不想这个标签竟被30年后的自己轻松揭去了。几年前的一个暑假,几位同事相约晨跑,开始的那几天我确实是跑不动的,但坚持跑过一个月后,3000米我都能轻松拿下了。原来跑步需要时间,跑步需要坚持啊。当年的我为什么就跑不动呢?原来那时我总要到考试前那个多星期才开始练习,结果是适得其反,临到体育考试时反而腿脚酸软跑不动了。

这次欣闻马拉松比赛就在家乡举办,我再也按捺不住了,迫不及待地报了名。“全马”“半马”等竞速赛我是不敢了,欢乐跑我肯定是能的。于是我把其他运动按了暂停键,又跑起来了。我把生活的节奏加一个“档”即可:于是我把散步变跑步,另加每天跑步上班,跑步回家……

微信图片_20240509131846_副本

4月27日,我神往已久的日子终于来到了,我与跑友们早早地来到了赛场。对我来说,说是娱乐场更为贴切。体育馆前的马路两边彩旗飘飘,一路上是从四面八方络绎不绝赶来的身着各式赛服的跑友:有天真烂漫的少年,有白发苍苍的老者……无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一个个精神饱满,脸绽笑容。看到人山人海的跑友,我庆幸自己做了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起跑哨声一响,跑友们像开闸的洪水一样一泄而出铺满了赛道。我迈着轻快的步子融入了欢腾的人流。马路两边挤满了拍照的人群,还不时可见新闻记者们的长枪短炮。我们这群欢乐跑者很多也在边跑边拍。不少跑者身着奇装异服:有扮成动物的、有扮成孙行者的、有扮成卡通人物的……我们一路跑着唱着,汇成了欢乐的海洋,我庆幸自己成了这欢乐海洋中的一朵小浪花。

微信图片_20240509131843_副本

“天下跑友一家人”。跑友们虽然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但我们都互相友善地打着招呼,互相加油。特别在折返点,陌生的跑友们很多还击掌加油。

在拐角处,在高柳下,不时有裙裾飘飘的少女载歌载舞为我们加油鼓劲。一声声“加油”“加油”,让腿脚沉重的我们为之一振,又唰唰地跑起来了。五千米的里程本就不算远,一路上我还不时从人隙中穿过。我估摸自己已超过的跑友至少在二百位以上。在“加油”“加油”声中我突然发现前面的人群似乎慢了许多,原来是终点到了。

回到家来,妻子正为错过这个好机会而懊恼。“如果明年再举办的话,我一定要参加。”她说。“好,我陪你!”我和妻子击掌相拥。 (娄底二中 刘卫东)

责任编辑: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