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娄底新闻 社会新闻

洋溪惨案:从磨难中汲取奋进力量

2021-08-26 09:19 娄底新闻网 李莜 吴雅琴 李倩

洋溪惨案:从磨难中汲取奋进力量 

记者 李莜 吴雅琴 通讯员 李倩

说起新化洋溪,人们的第一印象往往是文印产业风生水起,足迹遍布全国各地,但许多人也许不知道,这里曾发生过一段悲惨的往事。70多年前,日本侵略军闯入洋溪镇,用各种残忍的手段频频制造血案,给当地群众带来了一场空前的灾难。8月5日,记者来到这个位于新化县西南部的小镇,探访洋溪“万人坑”,缅怀那些当年被涂炭的生灵,重抚那段历史的伤痕。

洋溪“万人坑”位于洋溪镇龙潭湾村文昌阁旁,这座巨大的圆形墓塚,在苍松翠柏的掩映下尽显庄严肃穆。“洋溪‘万人坑’是日军在中国战场上节节败退后制造的一幕历史惨剧……”在66岁退休干部刘光洪的讲述中,一段尘封的红色记忆再次被打开。

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经过太平洋几次决战的打击,已成强弩之末。在中国战场,中美空军以芷江、老河口机场为基地,对日军控制的铁路、公路等交通设施进行轰炸,使其交通运输陷入半瘫痪状态。在日军占领区,抗日根据地军民在党中央和毛泽东提出的“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号召下,开展攻势作战,给日军以沉重打击,并攻克和收复了日军占领的一些县城和据点。日本侵略者作困兽之斗,于1945年初发动湘西战役,企图摧毁芷江机场,打击国民党军队。

“新化境内的抗日战争是中日湘西会战的组成部分。”刘光洪说,日军入侵新化的第47师团,原集结在邵阳黑田铺(今属邵东县)和湘乡永丰镇(今属双峰县),以一三一联队为主,约4000余人。4月9日,其先遣队千余人从黑田铺出发,分两路入侵新化。主力部队则从永丰镇出发,掠过蓝田境地,于4月13日到达新化的赵家院。

4月21日,日军主力和先遣队在四都汇合后,为迅速西进夺取芷江机场,避开寒婆坳国军阵地,先后从右侧下水月庙、长铺子到达徐家桥。国军第77师229团抄近路赶至该地,对日军展开突然袭击。几番受创后,日军大部分绕道由木龙、油麻江,横过洋溪河经白地、冷水巷于4月29日到达洋溪河西岸的寨边。

日军窜至四都进入国军第77师防地之后,国军第73军即令所属第15师星夜兼程赶往洋溪河西岸一线布防。同时,国军由沅陵、辰溪调来主力第18师在洋溪西南区域布防,作为歼灭日军的主战场。日军进入主战场后,国军即加紧缩小包围圈,并在羊牯岭设空军指挥所。在空军和陆军的联合进攻下,敌军全线崩溃,放弃了原定攻占芷江机场的作战计划。洋溪战斗后,日军向东南面溃退,国军尾追其后,至5月24日早晨,国军将日军完全摧毁,日军残部突围后返回邵阳。

“在短短的40多天里,日军犹如一群野兽,在新化境内烧杀抢掠,暴行累累。”今年74岁的洋溪镇退休干部罗倬新告诉记者,在洋溪一带,日军用枪杀、活埋、火烧、破肚、掏肝、竹竿分尸等残忍手段,屠杀无辜群众,甚至在洋溪桥下架火锅煮人肉,争相吞食取乐。据有关资料统计,全县因日军入侵而死亡2655人,伤1094人,患病者2660人;房屋损失达1659栋,损失粮食91596石,损失耕牛2250头。当时情形正如新化县政会议所述:“日寇所到之处,庐舍为墟,陈尸遍野,人民扶老携幼,转徙流离,哭声震天,惨不忍睹……”

日军败退后,整个洋溪尸横遍野,尸首腐烂发臭,远近腥臊。在群众的呼声下,乡里士绅召集生还的乡亲,在洋溪镇东文昌阁旁边,开挖一个巨大的土坑,收检遗骸,合塚掩埋,这里从此被人们称为“万人坑”。解放后,新化人民用红砖水泥将土堆圈成一个大坟堆,并立碑记事,以志民族之恨。1994年7月,新化县将其列为文物保护单位。每年清明节,常有村民来此祭奠、默哀。

在磨难中成长,从磨难中奋起。近年来,洋溪镇加快文印小镇建设,形成了从打字复印、绘图晒图、文印设备回收与再制造、耗材制造与经营的完整产业链,占据全国文印市场70%以上的份额。

76年过去,一代代洋溪人接续奋斗,砥砺前行,让这片饱经沧桑的土地焕发出勃勃生机。

【记者手记】76年前,日军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洋溪惨案”。76年来,洋溪人民和全国人民一道,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将“洋溪惨案”的苦难史,化作奋发前行的斗争史;将心灵深处的惨痛记忆,化作改天换地的巨大力量,在民族复兴的伟大征途上,写下了独具特色的一页。回首来时路,我们脚步铿锵;再铸新辉煌,我们信心满怀。 

责任编辑:梁雄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