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娄底新闻 社会新闻

缅怀父亲伟绩,发扬革命精神

2020-09-29 18:11 娄底新闻网 王吉中

微信图片_20200929173646

(退休后的父亲)

微信图片_20200929180958

(年轻时的父亲)

微信图片_20200929170424

(父亲留下的军功章和纪念章)

我们祖辈是从山东登州府莱阳县闯关东到东北的。

我父亲王荣宝于1927年生于吉林省德惠县达家沟镇岫岩村。家境不好,19岁辍学先去学习中医,因不喜爱,1946年3月参军加入了吉北纵队一大队。

我父亲参军后,在上级领导和同志们的帮助下,思想觉悟提高得很快,同年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班长。当时部队生活很艰苦,日行军七八十里是很平常的事。鞋子穿烂了,就光着脚走。南下时候是排长了,看老百姓路边摆摊的大饼,饿得直咽口水,没钱买。

我父亲所在部队是四野四十七军一四零师,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以及三下江南,湘西剿匪。父亲说他第一次负伤是在天津塘沽的海滩上,排长耳被震聋了,他当副排长带着战士去清理国民党的滩头阵地。天黑,摸到敌人的机枪,一梭子弹打来,打中了他的小腿,当时就感觉腿被磕了一下,人往后一倒才知道腿受伤了。

打长春的时候他们冲锋在前,战斗结束,缴获了一辆轿车,在当时可算重要的战利品。后来父亲还参加过解放战争中著名的“黑山阻击战”,因为英勇作战获得了一等军功章。父亲不愿讲自己的故事,我们只能在电影《黑山阻击战》中了解战斗的激烈艰巨和战士们的英勇了,我们为父亲能参加这样的战斗并且立功而感到自豪。

朝鲜战争爆发后,我父亲随部队入朝作战。第一次负伤是被美国鬼子扔的手雷把他右脚后跟炸了,负伤后回国在黑龙江佳木斯兵站医院治疗。当时他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因为伤重不便,转业到德惠县当县长或县委书记。二是留在部队。父亲谢绝了上级的照顾,伤养好了以后又二次入朝鲜参战。

在历次战斗中,我父亲的背部、腿部、脚后跟留下了大大小小伤疤十余处,头部的弹片一直保留到去世。 

1953年,47军正式接受夺取老秃山的任务,对手就是美国步兵第七师,这就是震惊国际的“第八次老秃山战斗”。“老秃山”原名叫上浦防东山,位于朝鲜驿谷川南,海拔266米控扼南北,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从1952年6月开始,交战双方在这里反复拉锯,志愿军先后5次攻下该高地,但均被敌方反扑夺回。交战双方对上浦防东山,志在必得,都在全方位释放火力,炮弹、炸药把山头细细犁了一个遍,曾经青山苍翠被炸得草木皆无、一片焦土,也由此得名“老秃山”。《英雄儿女》里喊出“向我开炮”的王成,人物原型就来自47军。我父亲那时已是418团1营的副政委,他身先士卒,沉着指挥,英勇作战,在这次战斗中出色地完成任务,荣立个人一等功,受到了上级嘉奖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颁发的勋章。我父亲作为志愿军英模回国代表团的一员,还受到毛主席等中央领导的接见。

因为父亲很少谈他的功绩,我们只能从父亲的笔记里、记录中寻找一些蛛丝马迹。父亲自从1946年加入革命队伍,从一个普通战士到成为团级政治处主任,经历了每个基层阶段的锻炼,见证了他的坚强努力和党组织对他的培养。

一九五五年我父亲被授予大尉军衔,次年在解放军政治学院学习,当时学院院长是罗荣恒元帅,副院长是肖华上将,莫文骅中将。四十七军是一支光荣的队伍,涌现了许多的英雄人物,如罗盛教、欧阳海等。欧阳海还当过父亲的警卫员。 父亲为这支英雄队伍骄傲,为自己是英雄队伍的一员自豪。

小时候,我常常问起我父亲战争年代的事情,他对自己谈得很少,总是说“一起参军打仗的人,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有的被炸死了连尸骨都找不到了,有的人名字都没留下来”,所以他不谈自己的功绩,对吃穿从来不讲究,有什么吃什么,在部队就是穿军装,基本上没有便装。父亲也讲过打仗的行军中喝沟里浑浊的泥水,缴获了一个没有底座的小钢炮,只能用木头自制了底座,在发射时将底座震裂。缴获的摩托车不会骑,只能推着走。一次在战斗中和部队失散,靠着一个木头边的指南针辨别方向找回部队。都是为了教育我们懂得今天的幸福来之不易,要好好珍惜,要努力学习文化知识。

我母亲孙树林于1935年生于辽宁阜新清河门,小我父亲8岁。我父亲在战争年代作战英勇,屡建战功,母亲说当时就是看中他是战斗英雄而走到他身边的,1955年他们结婚。当年我大哥在北京出生,我外祖母来照顾孩子,这以后就随着父亲调动频繁搬家,我母亲的工作也是随之频繁变动,从北京毛纺厂到中苏班列车上的广播员,从北京到了湖南耒阳,随后部队调防,又到了广西钦州,海南琼海屯昌,据我大哥回忆,因学校离家较远,小时候他都是带着中午的饭去学校,那个时候也经常转学,甚至有的都上不完一个学期又转学了,虽然生活如此不安定,军人的天职使父母从无怨言。

随着国家三线建设,我父亲转业1965年到了湖南涟源市安平镇。 

这里群山环绕,远离城市。当时为响应国家“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号召,在全国中西部进行了大规模的三线建设,湘中机械厂就是在这个历史背景下建成的一家军工企业。1974年父亲又调到了湖南锻造厂任革委会副主任,副厂长兼纪委书记。这也是一家军工企业,位于涟源县水洞底镇,该厂是中南地区最大的锻造基地,主要生产车辆车轴以及机械一系列锻件。

1974年我大哥作为知青下放农村,同去的有12名工厂的子弟,就在锻造厂附近的水洞底公社栉木乡。一年后,公社推荐我大哥回工厂,父亲坚决不同意。他说:“别人的子弟没回来,我的孩子就坚决不回来。”我小哥不久也下了乡,大哥是1977年最后一批回厂的。

1978年,我小哥报名参军去了广西桂平,当的是海军工程兵,在那里修机场、桥梁,挖隧道……工作非常辛苦。父亲经常写信鼓励他,要他不要怕吃苦,在艰苦的环境中锻炼自己。1980年春节,我父母带着大哥和我到部队去看我小哥。正值对越自反击战时期,所在部队为对越作战起了后勤保障的重要作用,小哥荣立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三等功。父亲对我们的严格要求培养了我们良好的品质,虽然有时想不通,但过后都感激父亲,也为父亲不为子女谋私利的精神感动。

父亲于1985年离休后到了衡阳江雁老干所,在这里他坚持做的事是:按时交党费;参加党内组织生活;坚持看报,看新闻联播。时刻保持一个共产党员高度的组织纪律性和政治觉悟。平时种菜、种葡萄、养鸡,保持着淳朴的劳动人民的习惯。1998年10月7日因患脑溢血逝世。因父亲生前交代丧事从简,家人准备不举行悼念仪式。但许多父亲的老战友闻讯赶来,最后由老干所张所长主持了一个有300多老战友参加的追悼会。会上,张所长代表上级对父亲一生做了高度的评价。

父亲一生没有给儿女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他留给我们的是一摞军功章和纪念章,其中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奖章证书,中国人民志愿军立功证书,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人民共和国军功章证书,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1951年赠的抗美援朝纪念章,解放东北纪念章,湘西剿匪胜利纪念章,华北解放纪念章,解放华中南纪念章,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奖章。这是他一生功绩的见证,虽然它们被无声地收藏起来,我们笨拙的笔也没生出美妙的花来,但父亲一生的努力和贡献已刻在了共和国发展的历史脚印里,印在他同代人的记忆中,这是我们的一笔精神财富。

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的时刻,我们缅怀父亲,深感责任重大,决心继承和发扬老一辈的光荣传统,在新的历史时期,跟上时代的前进步伐,努力做最好的自己。无愧于国家和人民,无愧于时代!以慰父亲不朽之灵魂。

责任编辑:梁陈熙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